肚皮咕咕叫

原id拒霜
到难产期了 随时欢迎私戳找我玩
最近发现魏大勋真好看鸭

 

[恋与制作人][白起x你]其实他更想要的礼物不是蛋糕

不过也无所谓啦。

这是起子的生贺!起子生日快乐我爱你呜呜呜呜呜

设定是在复读高三的小混混白起和已经真正出社会的成熟女性(?)。

ooc属于我(逃)






01.

挂在教室天花板上的吊扇转得很慢,不仅带不起多少风,有时转不过去还会发出刺耳的吱呀声。

坐在最后一桌的白起热得烦躁,实在是没有心思听课,怀着快点下课去小卖铺买冰棍的想法白起第三遍开口问同桌“还有多久下课”,但是得到的答案是“还有三十分钟”。

热到将要蒸发的白同学闻言一个手抖直接软倒趴在桌上,意外之喜是桌面很凉挺趴着还挺舒服。结果刚摊了一会儿就被眼尖的数学老师点了起来。

数学老师气急败坏:“白起,怎么又是你!这么热的天你还能睡觉!”

白起在心里叹了口气,默默想:又来了。

如果不出意外,下一句就是——

“既然困,那就到走廊外面站着清醒清醒!”

出教室的时候白起还有点开心,因为他一个字都没猜错。

02.

万万没想到走廊居然比教室还要热上一些,白起更郁闷了。

想起刚才同桌说的还有三十分钟下课,已经有了大胆想法的白起偷偷往教室里瞄了一眼,见数学老师仍在滔滔不绝地讲课,看起来完全没在意教室外边,他便毫不犹豫转头就走。

虽然真的很热,但是现在毕竟是上课时间,白起还是坚定了自己的意志没有按照原计划去小卖铺买冰棍。

——他选择的是直接翻墙出校买,干脆把下午的课全给逃了。

嘿,风一样的少年啊。

03.

出了校门之后白起如愿以偿吃上冰棍,嗦掉最后一口绵甜,白起决定自己接下来就去每天放学都会去做兼职的咖啡厅。

因为他一个人真的想不出该干啥,网吧之类的地方他不喜欢,家也不是很想回肯定会被骂,在外面待着也没处去。

而且咖啡厅里有空调,很凉快。

嗯,没错,就是这样,不是为了想见谁才去的。

给自己想好理由的白起往垃圾桶里扔了自己的雪糕棍拔腿就走。

也没察觉到自己上扬的嘴角。

04.

推开咖啡厅的门,挂在上面的风铃也叮叮当当的响起来。

白起很喜欢这个声音,他觉得这种温柔清亮的声音能够让他心静,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他走到吧台前,问道:“店长在吗?”

吧台后面穿着制服的小妹是认识白起的,她说:“你姐姐在后厨呢。”

白起一愣。

愣完了也不知道说什么。他本来想解释店长并不是他姐姐,但是嘴唇蠕动几下,他只低下了头,往后厨的方向走。

连自己走得同手同脚都没察觉。

05.

那个留有一头波浪一样卷发的女人真的在后厨。平时散放在肩上的头发被扎了个马尾,高高地束在脑后。

白起呆呆地看着,那人正在忙碌着什么,回头似乎想拿东西,猛然看到白起站在身后被吓了一跳,差点把手里的鸡蛋磕了。

“你干嘛呢臭小鬼!”你赶紧放下鸡蛋拍着自己的胸口顺气,“吓死我了。”

你是白起的邻居,十几年来两人关系一直很好,因为你比他大几岁,小时候白起一直管你叫姐,现在长大了就不肯这样叫,非得喊名字。

大学毕业以后你自己开了一个咖啡厅,做的还算不错,有一次两人闲聊,白起突然问能不能在你的咖啡厅里做兼职。你知道他今年复读很忙,怕让他来做事会耽误他功课,他非常坚持说没有影响。和他相处这么久,你知道他死犟的脾气,于是只好点头,跟他说等下午放学没事了再来,也不敢给他干太多活,工资还是照发。

你问他:“你来干嘛?现在才几点,不上课吗?”

白起被这一问才回过神,非常心虚地回答:“我……我身体不舒服,已经请过假了。”

明明是已经想好、在路上练习了很多遍的谎话,可当着你的面说出来却还是磕磕绊绊。

但好在你没想太多,只被他不舒服的事吸引了注意:“你不舒服?是怎么了,要不要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白起摇头:“只是有点中暑而已,头晕。我在学校校医室吃过药,来你这里吹吹空调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你松一口气:“噢,吃过药就好。”

把你应付过之后白起才发现你的两只手白白的,似乎都是面粉。他好奇问道:“你在做什么?”

你难得扭捏,看起来好像是有点不好意思:“我在做蛋糕呢。”

白起不解:“你做蛋糕干什么?”

闻言你冲他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白同学,补课补得你脑子晕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不记得了?”

白起仍旧懵圈:“……嗯?什么日子?”

你无奈叹气,伸出双手揪住他的脸颊乱揉一通。

“今天是你的生日呀!”

……生日?

“本来我是想先做几个蛋糕,然后挑个最好看的等你下午来给你过生日的……”

说到这里你颇为遗憾的叹口气,放下手,看到手上的面粉在白起脸上蹭掉了个七七八八心里勉强才有了一点安慰。

顶着大花脸的白起毫无自己现在非常好笑的自觉,还在直勾勾地看着你。

他问:“……这是生日礼物吗?”

你点头,他便失笑:“十八岁的生日礼物……我本来不是想要这个的。”

他的眼里似乎有欣喜也有无奈,甚至还有一些浅淡的惆怅。

你不懂他什么意思,只能理解为他是在嫌弃你这个烘焙盲做的蛋糕,于是果断炸毛:“臭小鬼要求这么多!还敢嫌弃!”

他急忙按住你要捶他的手:“我没有嫌弃……”

白起说:“我很开心,谢谢你。”

一句话就把你刚才的气全给堵住,你气鼓鼓地别过头去,他却还是能够看到你涨成粉红色的脸。他想,明明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却总是在他面前不自觉露出这样可爱的神情。

他轻声道:“没做完的话,我们一起做吧,好吗?”

他的声音低沉略哑富有磁性,你好像第一次意识到白起真的长大了,听到他这样的温和撩人的语调纵是你都不由得失神。

回过神后你掩盖失态哼唧几声,瞥了他一眼:“你会做吗?”

白起坦诚摇头。

你扬起下巴:“那你得听我指挥。”

白起笑着向你敬礼:“是,保证完成任务。”

06.

一起做蛋糕的时候你问他:“你刚才说,十八岁想要的礼物不是这个,那是什么啊?”

白起沉默一会,笑道:“没什么。”

你不高兴:“你怎么说话说一半啊!”

本来只是玩笑八卦一下,他却一本正经对你说:“不告诉你是因为这个礼物我要自己去争,不能靠你给。”

你顿时失语哽了一下,好像是明白又好像是不明白。


“——因为想要的礼物是你。”

这句白起没说出来。








  48
评论
热度(48)

© 肚皮咕咕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