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并不像她一样擅长将情绪外露。她开心了就笑,不开心了就生气或者掉眼泪,想要什么就会开口去试探。所以她经常和他说:“我想你。”

他基本不给什么回应,也从不主动说“想你”“爱你”这种有点撒娇意味的话语,好像是一个和儿女情长没有关系的高冷大哥。

直到隔了一个月的再次见面,他用力地抱住她,抱了很久,久到她这样喜欢腻歪的人都觉得有点受不了,他却还是没有松开。

她轻轻地挣扎了一下,被他抱得更紧。

他说:“再让我抱一会。”

她忍不住笑了,刚想说些什么来调侃他,却听到他略带嘶哑的低沉嗓音在耳边响起,话语落下来,轻得像是一口气就能吹散。

“——我想你。”

他说。

她只好投降认输。

  11 2
 
评论(2)
热度(11)

© 陆一万肚皮咕咕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