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皮咕咕叫

原id拒霜
到难产期了 随时欢迎私戳找我玩
最近发现魏大勋真好看鸭

 

[王者荣耀][信蝉]和你刚认识的那段时间真的好倒霉

大家好啊我终于来更文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篇校园信蝉,高中生设定!

蝉儿被我写的万分ooc了,跪地道歉。





貂蝉捏捏韩信的脸颊,一脸严肃发问:“请问你是不是专门克我的扫把星?”

韩信同样非常正经地回答:“我不是扫把星,我是你的小甜心。”

貂蝉:“……你前后鼻音不分的?”

韩信理所当然:“我感冒了,说出来都一样。”


两个人的故事开始在学校的操场上。

当时他正和兄弟们一起打篮球,平凡的少年们在球场上却是熠熠生辉。路过的貂蝉无意瞥到一眼,视线便再难挪开。

其实她是知道隔壁班的韩信长得很好看的,还听说过暗恋他的女生能从学校大门排到二食堂门口。

不过貂蝉对这些夸张的传闻倒是不以为然。韩信就在隔壁,她当然见过很多次,每次看到都忍不住想这张脸好像也没有到那种能够让女孩子们为他茶饭不思的地步。

毕竟貂蝉自己长得就很好看,被身边的人从小追捧到现在,眼界高点自然也无可厚非。

于是现在这个意外的邂逅才算对他的颜值有了一个真正的了解。

在过去的十几年,貂蝉从来没有这样仔细认真的看过一个人,甚至可以看见在温暖的夕阳下他发梢末尾将滴未滴的汗珠。

这个时候身边的声音在她脑里忽然放大了千万倍。

咚咚。

她听见了蝉鸣,鸟叫,风吹,少年粗重的喘息,还有运动鞋的鞋底嘎吱嘎吱地摩擦地板的声音。

她听到了自己的心跳。

咚咚。

好像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她忽然看到明亮的少年眼中笑意顿消,狭长的丹凤眼一转便同旁观的自己猛地对上视线。

貂蝉被这惊恐的一眼吓了一跳,随即便听到那人的声音。

形状漂亮的薄唇一张一合。

她听清了他说的是什么。

简短的两个字。

——“小心!”


啪。

一个篮球正正砸到了貂蝉的脸上。

感觉到鼻子一痒,两行温热的液体便流了下来。


事后韩信带着他的朋友们差点跪下来给貂蝉道歉。

貂蝉心情复杂摆手:“……算了,没事的。”

高岭雪莲一样的校花被自己的篮球砸到如花似玉的脸庞,男生们简直恨不得以死谢罪。

韩信还是坚持:“不行不行,真的太对不起你了!要不我周末请你喝奶茶吧!”

朋友A:“哇韩信趁机约校花出……”

说到一半就被韩信捂住了嘴。

拒绝的话本来已经涌到了嘴边,却在接触到少年人双眼的那刻又被嚼碎咽回了腹里。

貂蝉在心里别扭许久还是点头:“……嗯。”

真的不是因为想喝奶茶才答应的啊岂可修!


出门之前貂蝉不知是出自什么心态认真地打扮了一下自己。

甚至穿上了自己昨天早上刚到的洛丽塔小裙子,美滋滋地赴了约。

结果。

貂蝉看着自己裙子上的大片水渍和几颗看起来晶莹q弹的木薯球沉默了。

在自己面前眼含热泪满脸内疚不停给自己道歉的小男孩看起来不过四五岁,肉乎乎的小手里刚才还捧着满满一杯未封口的珍珠奶茶,现在却只有一个空杯子了。

刚才拿到奶茶的小朋友在店里开心地蹦跳着,随即便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

当时正和韩信艰难尬聊的貂蝉心里还想:“快出点什么事让我回家好吗,我真的不想再这么尴尬了。”

下一秒一杯温热的奶茶就哗的泼了貂蝉一身。

貂蝉:“……?????”

小男孩也吓了一大跳,一个激灵蹦起来就和貂蝉道歉,结果说着说着自己就哭起来,看起来比莫名其妙被泼了奶茶的貂蝉还可怜。

一开始韩信也震惊了,不过毕竟是校篮球队的队长,还是反应巨快地塞给了貂蝉一块手帕。

貂蝉接过,犹豫了一会,那方洁白的手帕还是给了满脸泪水的小男孩。

貂蝉拍拍他的头:“算啦,姐姐没事的。”

……没事?!买衣服的钱不是钱??刚穿几次的小裙子不是小裙子??

说话的时候貂蝉的心都在滴血,却还是无比温柔地补上一句:“一件裙子而已。”

小男孩走了之后韩信悄咪咪戳她:“你这个裙子不是女孩子们很喜欢的那个什么洛丽塔吗?听说很贵啊?”

貂蝉闻言安详(?)一笑,没说什么。

于是韩信忽然莫名感到心中一阵悸动!他觉得自己是被这个笑容感化了。

貂蝉身心俱疲对韩信道:“我想回去把衣服换一下,谢谢你今天请我喝的奶茶。”

韩信急忙摇头:“没事没事。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貂蝉一愣,看了看店外的天色。

……骄阳明媚。貂蝉不知道哪里就是他所说的“时间不早”了。

不过她也没有拒绝,只是点点头想要起身。

屁股刚刚离开座位韩信便忽然暴起,直接抓住她的肩膀,一个用力把貂蝉又按了回去。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毫无拖沓,貂蝉整个过程都处于呆滞状态,坐稳了才抬起头看向韩信。

只见少年满脸通红,连与自己对视都不是很敢:“你你你你你先别站起来!!!”

貂蝉不懂他为什么这个反应:“……怎么了?”

韩信却不回答。他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强行盖到貂蝉腿上,然后四处看了看,飞快地冲向服务员那儿抽了三四张纸巾又跑回来。

韩信一脸别扭地递纸给貂蝉,还是不敢看貂蝉的眼睛。

貂蝉接过,心里却还是不明白:“做什么?”

韩信:“你的裙子……”

貂蝉恍然大悟:“哦哦,你是刚刚看到有纸,所以才拿过来让我擦擦?”

韩信疯狂摇头。

韩信:“……其实其实其实!!!”

韩信:“这些纸是让你拿来擦凳子的!”

……擦凳子?

貂蝉看了看自己腿上韩信的外套,再看了看手中的纸巾。

啪嗒。

上一次见面她听到了心动的声音。

这一次见面她听到了自己的神经断掉的声音。

啪嗒啪嗒。

貂蝉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奶茶店,也不记得为什么带有少年味道的外套会跟着自己一起回了家。

但是她记得离开之前叫住了他:“我把外套洗干净还给你的。”

韩信刚想说不用这么麻烦,又听到少女继续说道:“留个联系方式吧?到了可以还给你的时候我告诉你一声。”

于是他还是闭了嘴,乖巧地点点头。 








  41 8
评论(8)
热度(41)

© 肚皮咕咕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