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皮咕咕叫

原id拒霜
到难产期了 随时欢迎私戳找我玩
最近发现魏大勋真好看鸭

 

[楚留香手游][男神x你]闯荡江湖这么累,要不要在我心里歇息会?

一个各门派成男的表白。

因为云梦没有成男所以不带云梦玩,嘻嘻。

欺负暗香小哥哥,刺激。





Ver.华山

下雪了。

一直生活在南方的你从未见过这样漫天洁白的景色,忍不住将手伸出窗外接住那点点晶莹。

像是接住了无价的珍宝,你兴奋地举起手给他看。

冰凉的雪粒落在你手里,很快就化开。

他笑着看你:“第一次见雪么?”

你点头,又要伸手去接。

结果被他把手截住了。

他将你的手放在他的胸膛上:“一会手冻坏了。”

柔软的掌心触碰到他胸前略有些冰凉的布料,你忍不住缩了缩手,却被他牢牢握住无法挣开。

他问:“你喜欢雪吗?”

你不假思索地点头。

他又问:“你喜欢我吗?”

闻言你不由得一怔。

眼前的这个人是很好看的。

尤其是那一双撩人的桃花眼,一笑起来眼眸中便盛满柔情蜜意。

此刻屏去了窗外的风雪,只有你的倒影映在他眼中,自成一片多情的春光。

他说,和我回华山吧,那里有很多的雪。

你知道华山是一个很冷的地方。

可是你看着笑眼盈盈的他,心里却忽然温暖了起来。




Ver.武当

你看着手里花纹精致的木盒闷闷不乐。

这里面装的是方才你无意看到的玉簪。当时你想的是看看就算了,身边那人见你喜欢硬是给买了下来。

这次和他上街是你想给他挑选他生辰的贺礼,结果又变成了这位财大气粗(?)的少侠给你花钱。

你试着挣扎:“我自己付!”

他淡淡地瞥你一眼:“你付得起么?”

那玉簪色泽通透温润,触手生温,连你这种外外外外外外行人都知道是好货,价格有多昂贵也是可想而知了。

你被他问得一下哽住,无言以对。

见你现在捧着盒子皱着眉头发呆,他拍拍你的头顶问道:“不喜欢了?”

你急忙摇头:“没有没有!我很喜欢。”

开玩笑,你哪敢不喜欢!听到老板说出这个簪子的价钱的时候你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就算里边是废铁都得疼着啊。

他道:“可你看起来,并不高兴。”

你沉默了一会,抓住他的衣袖。

你:“你……”

心一横,你终于问了出来:“你为什么总是给我买东西?”

虽然你知道这些钱对他来说真的不算什么,帮你买很贵的东西说不定只是他眼里的举手之劳。

可你还是很想要一个答案。

也许你想要的并不是“你为什么总给我买东西”的答案,而是“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的答案吧。

其实你也不知道。

听到你这么问,他居然莫名其妙地笑了一下。

笑意浅淡,如同化雨春风。

他说:“你想知道?”

平时他是很少笑的,于是这一笑就格外珍贵,在你心里再昂贵的玉簪同这个笑容比起来还是不值一提。

他又拍了拍你的头顶,附在你的耳边道。

——“因为,我喜欢你。”





Ver.少林

你扒拉他缠在自己腰上的手:“松开点儿。”

他摇头:“不松!”

你拍他:“疼!”

听到你说疼他马上就松开了手,你差点没从他腿上摔下来。

关于你为什么坐在一个醉醺醺的和尚的腿上,说来有点话长。

昨天晚上你脑子一抽,跑去给这个你暗恋了很久的和尚表白了心意,人家当然大惊失色地拒绝了你,你知道是自己有毛病,于是真诚地道了歉并承诺我今晚就收拾东西明天马上走人。

当时这人明明也点头了,结果今天一大早就闯进了你的客房,一进门就一股浓重的酒味,摔了你房间里的东西就算了,还失手把你也摔了,你甚至因为这一摔吐了点血,吓得他立马把你提溜起来放在腿上死死抱着。

他非常不讲道理:“不许走。”

你给他逗笑了:“昨儿你自己点的头。”

他还是坚持:“不许你走!”

你:“凭什么啊,你昨天亲口说的不喜欢我,大师你这人好生霸道。”

他张了张口,发现自己好像怎么都说不过你便不肯说话了,只是一直抱着你。

你:“哎,你今儿怎么喝酒了?”

他不搭理你。

你继续道:“又喝酒又抱女人,大师你破戒了啊。”

闻言他啧了一声,低下头狠狠咬上了你的唇瓣。

在二人口腔中蔓延开很重的酒味,你闻到他身上浅淡的檀香味道。

一吻终了,听到他气喘吁吁。

“……无所谓了。”

他放下了世间万物,却在此时遇到了你。

自以为放下所有,却不想放不下你。





Ver.暗香

他:“我喜欢你。”

你大惊:“啥????你不是gay吗??”

他:“………………????” 









即使暗香小哥哥只有三行我也要打暗香tag!

(逃)


  617 33
评论(33)
热度(617)

© 肚皮咕咕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