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信昭]同旁人不太一样的新婚之夜

瞎鸡儿乱写,刺激!
是将军信和公主昭君!
终于产出了信昭,安详。
唉,这两位都被我写得颇为ooc了,但是写得很爽。






第十三次尝试给王昭君擦眼泪还是被灵巧地躲开之后韩信终于放弃了。

怎么看起来手脚笨拙的公主殿下喝醉了酒之后身手这么好,究竟谁才是武功盖世的大将军。

王昭君面无表情地掉着眼泪:“你不要碰我。”

韩信投降:“好,我不碰。”

于是王昭君才乖了,安静地坐在床头哭。

今天是韩信和王昭君成亲的日子。这两人,一个是朝中年少有成一表人才的大将军,一个是身份尊贵花容月貌的八公主,不可不谓是郎才女貌般配非常。

是极大的好事。

尤其是对王昭君来说。

王昭君虽贵有公主的身份,但在皇宫中一直是一个奇妙尴尬的存在。

从生下来开始她就被囚禁在这四方的天地中。她的生母是一名民间的舞姬,在生她的时候难产而死,死后连最低的位分都没有追封,只是草草葬了。

而她的父皇日理万机,是没有时间去注意这个没有优越天资又没有美貌母亲的女儿的。

没有自由,没有亲情,没有权势和地位。

她几乎都要习惯这样的生活了。

直到那天,身边唯一的婢女喘着气冲进了她的房间。

“殿下,大将军凯旋之后向陛下求了一桩婚事——”

“求陛下将您赐婚于他!”





好事。

城中所有女子都求之不得的好事。

看得出小侍女是发自内心的高兴,王昭君也知道自己是应该欣喜的。韩信的美名哪怕她一直住在深宫里都略知一二,她这样除了皇家出身毫无可取之处的女子嫁过去,该算是她高攀不起。

可是她看着铜镜中倒映出的烛光,竟是感到眼眶酸涩,没有任何的喜悦。

自己仿佛一片落叶,在半空中飘荡是身不由己,最后落在河面上也是无可奈何。





眼前的这个女子连落泪都是毫无温度的。

虽然有一双水灵动人的桃花眼,其中却平静无波。

流出来的泪水仿佛是蓄在那双眼中冰冷的雪水,悲戚太多,深邃的眼装不下,便只能顺着脸颊沉寂地淌下来。

韩信坐在桌边,沉默地看着她。

那一双眼,桃花一样的形状,应该笑弯成月牙,而不适合这样凄凄惨惨地装满泪水。

不过也实在是没有想到,看起来端庄矜持绝对不会失掉分毫礼仪的八公主只是同他喝了一杯交杯酒就醉成这样,不讲任何道理地躲着未来的夫君,像是本能的抗拒。

哭了一会王昭君终于抬了头。

韩信莫名被盯得有点害怕,小心翼翼地开口:“……怎么了?”

生怕又刺激到这位小公主的情绪。

王昭君:“水。”

韩信一怔。

敢情哭了这么久,现在这是哭渴了。

但是韩信巡视一圈,并没有什么能用来解渴的东西。

韩信:“你乖乖坐在这儿,我去给你找水。”

王昭君摇头,伸出手指了指桌上的瓷酒瓶:“这个不是么?”

韩信无奈:“殿下,你现在就已经让人头疼了,还要喝?”

王昭君不说话,一双眼直勾勾地就盯着韩信。

再怎么说韩信也是一个见过不少大场面的将军,被一个弱女子盯着看身上也不能钻两个洞。

然而过了不过一盏茶的时间。

韩信双手奉上斟满晶莹酒液的酒盏:“公主慢用。”

王昭君微微勾起唇角,从鼻腔中发出一声不屑的轻哼,俨然一副胜利者的姿态,仰头要将那杯清酒一饮而尽。

……哦,原来这张脸还能露出这种表情。

韩信忍不住笑了出来。

同时韩信飞快地在王昭君颈间劈下一记,果然见公主殿下软了身子,连酒盏都握不住了。

——好在韩信眼疾手快,让这个青瓷描金的酒盏逃过一劫。

不光接住了酒盏,韩信还稳稳地将浑身无力的王昭君搂到了怀里。

享受怀中暖香的同时韩信不由得十分郁闷。

新婚夫妻之前亲近本该正常不过,可到了自己这儿为什么就非得动用武力呢。

被迫在韩信怀里安分的王昭君皱起眉头,泪珠子又啪嗒啪嗒地直往下掉,看得韩信闹心不已。

韩信柔声:“好殿下,别哭了成不成?”

看起来王昭君这回是真的受不了了,平时高贵冷艳的伪装碎了个干净,死抓着韩信的衣服嚎啕大哭,哭声之大表情之惨仿佛是韩信要强迫她做什么羞耻的事情似的。

韩信叹气,伸手去拍她的背脊,如同安抚一个闹性子的孩童一般安抚着王昭君。

“不必担心,”韩信道,“我不会强人所难。”

这一句算是安抚到了点子上,得到了保证的王昭君终于真正的安分下来了。





韩信:“还渴不渴?”

王昭君摇头。

韩信:“累不累?”

王昭君安静了一会,点点头。

韩信:“要不要睡觉?”

王昭君闻言一抖。

韩信:“……你自己一个人。”

王昭君还是沉默。

身心俱疲的韩信决定将王昭君的沉默当作默认,刚想将她放下来就听到她的声音。






“你方才说你不会强人所难,那你为何娶我?”

她这样问他。

……为何娶她。

其实他自己也知道这样建立在并非互相心悦的婚事对她来说就是强人所难。

只是他忘不掉那一眼。

那夜他以醒酒的借口逃一样的离开华丽奢靡的宫廷晚宴之后,在那片荷塘旁,在清澈如水的月光下,看到她的那一眼。

一身白衣的少女正捧着鱼食小把小把地往塘里抛,桃花一样的眼睛笑起来眼角便斜斜地上挑,浅淡的笑意缱绻朦胧,却又是自顾自的清风明月不染凡尘。

他躲在暗处,几乎是呼吸都不能够。

只有心跳的声音仍旧震如擂鼓。

他说:“对不起。”

对不起,可是他等不及了。

在知道皇帝有将这个小女儿送到边塞和亲的意思之后远在边疆的韩信差些飞奔回京,稳住心绪之后仅用五日时间便大败敌军,快马加鞭赶回京城。

韩大将军平日清心寡欲,谁也没想到他第一次主动开口同皇帝要的赏赐就是八公主殿下。






“你睡吧,”他拍拍她的头,“你睡着了我马上就走。”

怀中的人却摇头:“我还没洗脸。”

韩信低头看她,本来应该娇艳动人的新娘妆扮早被泪水冲花了,斑驳地挂在她脸上。

滑稽是滑稽,却给这个看起来不食烟火的公主殿下添了不少人气。

韩信忍着笑哄她:“你睡,我帮你擦脸。”

王昭君犹豫:“……真的假的?”

韩信真诚点头。

王昭君嗯了一声,真的在他怀里闭上了双眼。










  143 8
评论(8)
热度(143)

© 陆一万肚皮咕咕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