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皮咕咕叫

原id拒霜
到难产期了 随时欢迎私戳找我玩
最近发现魏大勋真好看鸭

 

[王者荣耀][铠花]昨晚花木兰说铠是个基佬

题目乱起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一次产男你以外的粮,非常紧张!

大约就是一个失忆铠刚到长城的几个小日常吧。

这个花哥我写得很爽,虽然非常的ooc(逃)

设定铠对花木兰一见钟情!非常喜欢黏着花哥嘻嘻嘻。

喜欢犬系男友。





一、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就叫你铠,怎么样?”

冰蓝色的眼眸静默地倒映出灿如骄阳的浅粉。

从此这抹浅粉点亮了他整个世界,是融化他眼中冰雪的第一点温暖。

他点头:“好。”

于是眼前那人就笑了。明明生了一副精致秀气的女子五官,眉眼间却蔓延开沙场浓重的血腥和大漠孤烟深深的萧瑟感。

不知道被什么东西驱使,他没头没脑地夸了那人一句:“你很好看。”

那人只是毫不在意地轻笑一声,向他伸出手。

“你好,我叫花木兰。”

二、别跟着我,自己找点事做。

眼前的傻大个站得笔直,正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看。

花木兰抱胸:“你跟着我干什么。”

铠:“因为我不知道要干什么。”

花木兰服了:“……这就是你跟着我的理由?”

铠嗯了一声。

花木兰:“……”

这个来自异域的高冷酷哥虽然看起来没什么明显的情绪波动,但是花木兰的脑子里一下就冒出来一个自己正被很大只的狗狗扒住撒娇的想法。

花木兰随即就被这种奇妙的即视感吓得打了个激灵。

花木兰:“你巡逻了么你就说没事做。”

谈到巡逻,铠的语气一下严肃了几个调,认真向花木兰汇报工作情况。

铠:“我刚刚和守约巡逻回来,没有任何异常。”

“守约?”花木兰一愣,“守约现在不应该在做饭么。”

铠回答:“嗯,正在做。”

花木兰指点江山:“你去给他帮忙。”

闻言铠沉默了一会,花木兰刚想问他为什么不说话,一抬头就看到了他胸前一大片好像拍不干净的面粉和水渍,一向冰冷坚毅的脸庞居然还浮现出了近似于尴尬的神情。

铠:“守约他说不用我帮忙。”

莫名就听出了可怜巴巴的味道。

花木兰:“……”

花木兰大约懂了百里守约拒绝帮忙的原因。

这时花木兰忽然听到了不远处正准备去巡逻的百里玄策和同伴们打闹的说笑声,于是花队长拍拍铠的肩膀一本正经道:“要不你去跟玄策再巡逻一次吧!”

为了显得自己是为铠着想而不是嫌弃他老跟着自己,花木兰又补上一句:

“你刚来,正好熟悉一下环境。”

铠:“……”

被嫌弃的铠沉默地盯了花木兰一会。

……。

我去,这什么眼神。

花木兰感觉自己好像是急于抛弃妻子的负心汉,被铠这一眼盯得心虚不已冷汗涔涔的。

好在铠也没盯太久,转身真的要去找百里玄策。

这一转身花木兰就看到了挂在他后脑勺上的一片菜叶,估计是刚才给守约帮忙弄上的。

噗,不是吧,刚才他就顶着这个跟了自己一路啊?

其实仔细想想铠这样黏着花木兰也不是没有理由,毕竟铠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就是花木兰,失去记忆之后对第一个看到的人有亲切感总想黏着还是挺正常的。

再看看花木兰,一路上过来给铠翻了不少白眼,心里疯狂嫌弃他麻烦……

人家头发都没捯饬干净就急着过来跟着她乱转了。

花木兰暴风纠结,最后还是拉住了铠的手臂,伸手摘下了他头上那一片翠绿翠绿的菜叶。

花木兰清了清嗓子:“我就开个玩笑,你现在还是去洗头吧。”

铠不解:“……为什么要洗头?”

花木兰就冲着他扬了扬手中的菜叶:“这个从你头上摘下来的。”

她的本意当然是说他刚才在厨房里帮忙弄得很脏,铠却露出非常震惊的表情。

后来才知道铠那天洗了一个小时的头,原因是以为自己的头已经脏到成了可以种菜的田地。

三、守夜时候的奇怪闲聊

你为什么不喜欢我跟着你?

废话,被人跟着感觉很不舒服。

不舒服?……可是我想和你在一起。

花木兰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什么意思,你喜欢男的?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喜欢你。

……啊?你这是在表白吗?

铠一脸茫然反问,表白?

被这种迷之纯洁的眼神盯得心虚的花木兰表情僵硬。

……没什么,我乱说的。

花木兰将手中的树枝往篝火里戳了几下,火花爆开噼里啪啦地在响。

她问,你为什么想和我在一起?

铠低着头,闷闷地说不知道。

花木兰说哦,觉得自己好像离篝火太近了,脸颊被烤得好热。

随即便是无尽的沉默,谁也不知道彼此是什么表情。

四、那天晚上铠高兴得睡不着觉。

冰冷的剑锋抵在他的颈间,渗出丝丝危险的杀意。

“……你刚才看到了多少?”

眼前的女子长发湿淋淋地披在肩上,身上随意裹了一件外袍,脸上还有未干的水珠。

原来平时威风凛凛的花木兰是个女人。

不小心看到花木兰洗澡的铠默默地想,莫名觉得有点刺激。

铠真诚地回答:“抱歉,不该看到的都看到了。”

花木兰:“……”

差点没控制手下的剑把他杀了。

手中剑刃更近一分,花木兰眯起双眼低声威胁:“你要是敢说出去我就杀了你。”

凭他对她的了解,铠并不怀疑此刻这个女子真的会要自己的性命。

但是他居然不是很害怕。

他说:“好。”

花木兰却还是不肯放下手中长剑:“你发誓!”

铠依旧顺从:“我发誓。”







“你们这里是不是有看到女人身体就要对她负责的习俗?”

“……我不需要你负责!”

其实铠还是挺愿意的。

但是见花木兰一脸羞愤,铠还是很给面子的把“我愿意”这三个字憋好了没说出来。









  128 17
评论(17)
热度(128)

© 肚皮咕咕叫 | Powered by LOFTER